參考消息網11月22日報道 俄媒稱,歐洲打算在居民中大肆煽動對子虛烏有的俄羅斯威脅的恐慌。這正在成為一種固定趨勢,旨在讓歐洲居民對“俄羅斯人快來了”感到戰慄。與此同時,德媒稱,俄羅斯也在盡可能恢復過去在東歐的影響力。
  《俄羅斯報》11月21日稱,北約領導層試圖借鑒著名的條件反射理論,讓“懼俄”情緒在歐洲人心中根深蒂固,只要一提及莫斯科,後者便會本能地向願為大西洋對岸伙伴“赴湯蹈火”的美國靠攏。
  瑞典的做法相當典型。它宣佈搜索一艘似乎正逼近該國海岸的俄羅斯潛艇,而後高度警惕的國民紛紛提供在海上“發現”潛艇的消息。但瑞典軍方而後間接承認,有關俄潛艇的所有情報似乎都是臆測。
  歐洲各國的軍方首腦行動空前一致,紛紛向居民抱怨軍隊未做好對抗俄軍入侵的準備。不僅是波羅的海國家和波蘭在國內散佈俄羅斯威脅論,奧地利及德國軍方同樣如此。
  報道稱,這正遂了華盛頓的心愿。過去大幅削減軍事開支的歐洲國家如今被嚇壞了,打算對北約慷慨解囊。
  然而,俄羅斯究竟破壞了誰的體制?建立在華盛頓地緣政治利益基礎之上的美國體制?但該體制從未考慮過莫斯科的利益,俄羅斯自然不會順從。而後,冷戰年代的恐慌製造手段便死灰復燃,在歐洲形成了反俄的思想氛圍。
  華盛頓的這一新手段旨在將歐洲與莫斯科的影響相隔絕,打破後兩者先前所建立的種種往來。
  德國《世界報》11月20日發表題為《普京如何迎合東歐》的文章稱,俄羅斯總統普京不僅要“分裂”烏克蘭,而且也想盡可能恢復莫斯科過去在東歐的影響力。這有可能取得部分成功,因為在一些前東方陣營國家,社會廣大階層目前對西方深感失望。此外,那裡的一些政治家似乎估計普京會打贏新冷戰,並因此認為不得不為國家和人民的利益與普京達成共識。
  尤其在匈牙利,人們對西方大失所望。在轉折的25年之後,許多匈牙利人認為自己的日子反倒今不如昔。
  現在,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維克托被懷疑正在背離西歐向俄羅斯靠攏。在這場新的東西方衝突中,匈牙利人首先在謀求經濟利益。毫無疑問,匈牙利政府及其眾多國民心中都不再嚮往西方。
  在歷史上與俄關係密切的保加利亞,也有許多人對轉折失望。保加利亞電價高昂,依賴俄天然氣。倘若普京願意在保順從自己的前提下以友情價供應天然氣,這會是種極大的誘惑。匈保都加入了俄推動的“南流”天然氣管道項目。美國和歐盟認為這表明俄意欲通過在能源交易中讓利來籠絡這些國家。
  塞爾維亞也參與了“南流”項目。塞爾維亞人想將波黑塞族人聚居的地區併入塞爾維亞。不久前,普京訪問波黑,受到熱烈歡迎。一些波黑塞族人希望普京幫助他們脫離波黑併入塞爾維亞。斯洛伐克是另一個歷史上親俄的國家,該國最早且最明確對經濟製裁莫斯科作出批評。
  報道稱,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國家內心與西方的距離可能越拉越大,並開始在事實上向莫斯科靠攏。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俄羅斯總統普京
  
  【延伸閱讀】俄羅斯警告美國勿向烏克蘭提供致命性武器
  中新網11月21日電 據外媒21日報道,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盧卡舍維奇表示,如果美國向烏克蘭提供致命性武器,這將成為一個重要的不穩定因素,意味著美國對烏克蘭東部衝突的政策會發生重要轉變。
  盧卡舍維奇說,美國向烏克蘭提供致命性武器一事不符合國際法關於向衝突地區提供常規武器的規定,也違反了目前已達成的協議。
  美國官員20日稱,美國正計劃增加對烏克蘭的非殺傷性軍事物資的援助,包括交付首批軍用悍馬車,但目前還未決定提供武器。
  據報道,該匿名官員表示,預計美國副總統喬·拜登將於當地時間20日訪問烏克蘭時宣佈這一消息,以應對烏克蘭東部民間武裝勢力,美國此舉意在顯示對烏克蘭政府的支持,但並不會明顯改變其境內的武裝衝突現狀。
  此前,烏克蘭指控俄羅斯總統普京將烏克蘭領土當成“游戲場”,試圖發動會對北約成員國構成廣泛威脅的全面戰爭。
  (2014-11-21 15:24:25)
  
  【延伸閱讀】普京:俄羅斯對與東西方開展合作同樣感興趣
  俄新網RUSNEWS.CN莫斯科11月19日電 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表示,俄羅斯與亞太地區國家加強經濟合作具有長期性和戰略性,但與此同時,俄羅斯對與東西方開展合作同樣感興趣。
  他在外國大使遞交國書儀式上說:“我想就此特別指出,俄羅斯正在加強同亞太地區國家的合作。我想強調,這具有長期戰略性。當然我們的出發點是,這將有助於發展俄羅斯遠東和西伯利亞等地區。但與此同時,我們對發展與東西方合作同樣感興趣。”
  俄羅斯總統提醒,正是這一邏輯奠定了將於2015年1月1日創建的歐亞經濟聯盟的基礎。他說:“我們的戰略任務不變,即在將來建立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的統一經濟空間。”
  (來源:俄新網)
  (2014-11-19 20:15:03)
  
  【延伸閱讀】俄羅斯諷刺美對俄製裁 稱不在烏克蘭問題上妥協
  參考消息網11月19日報道 外媒稱,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表示,世上沒有一個國家,美國不派特使前往要求支持對俄製裁。
  據俄新網11月19日報道,俄羅斯外長在國家杜馬政府工作報告會議上發言時表示:“我不久前在北京與(美國國務卿)約翰·克裡舉行了會面,我直接對他說:美國特使走訪世界各地,沒有一個國家他們沒有去過,並施以不同程度的強硬要求支持對俄製裁。”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11月19日報道,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發言人表示,俄羅斯要求“100%的保證,任何人不得考慮讓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問題”。
  佩斯科夫說北約逐步逼近俄羅斯邊界政策令莫斯科感到不安。
  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發言人佩斯科夫指責北約違背了歷史上的承諾,不斷向俄羅斯邊界逼近。他說西方同烏克蘭結盟“試圖打破權力均勢”。
  早些時候普京曾經表示,俄羅斯決不會在烏克蘭問題上“屈服”。
  早些時候在一次電視轉播的講話中,普京對克裡姆林宮的支持者講話說,美國希望“壓服我們,讓我們付出代價,解決他們自己的問題”,“在歷史上如此對付俄羅斯沒有任何人成功過,將來也決不會有。”
  就在俄羅斯在烏克蘭邊界集結軍隊的傳聞引起驚恐的時候,德國外交部長施泰因邁爾說,歐洲正走向“對抗而非合作”,
  在莫斯科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和德國外長聯合舉行的記者會上,施泰因邁爾說,在烏克蘭東部的戰鬥日趨激烈,他看不到“樂觀的跡象”。
  德國外長施泰因邁爾敦促俄羅斯遵守在明斯克達成的停火協議。
  (2014-11-19 20:09:44)
  
  【延伸閱讀】美媒解析俄羅斯軍力及軍事戰略:普京正重建霸權
  參考消息網11月19日報道 美國外交學會網站11月10日發表題為《關於俄羅斯軍隊的七大問題》的文章稱,俄羅斯軍隊在蘇聯崩潰後再也無法展現超級大國的氣勢,從而遭到了很多年的忽視。不過,俄羅斯武裝部隊正處在歷史性的徹底改革中,它將對歐亞政治和安全產生重大影響。文章編譯如下:
  俄官員稱,改革對於把冷戰時代的軍隊帶入21世紀是必不可少的,但西方分析家擔心,它們會讓莫斯科有能力採取更為強硬的外交政策,這種政策常常是依靠武力挾持弱小鄰國。一些人指出,俄羅斯2008年對格魯吉亞和2014年對烏克蘭的干預(這兩國都是尋求密切與西方關係的前蘇聯加盟共和國)證明,普京總統準備利用軍事力量重建俄羅斯在其周邊地區的霸權。
  問題一:俄羅斯常規軍事能力如何?
  在人員和武器兩方面,俄羅斯的常規力量都讓其東歐和中亞鄰國相形見絀。作為防務改革的一部分,大多數俄地面部隊將實現專業化並被改組為數千人的軍事建制來應對低、中烈度的衝突。但是在可預見的將來,許多軍人仍將是入伍僅一年、訓練有限的新兵(俄羅斯18至27歲男子必須強制性服兵役)。有大約3.5萬人的航空突擊部隊是俄羅斯精銳的危機反應力量,其指揮員直接聽命於普京。同樣專屬普京指揮的特種部隊司令部成立於2013年,其職責是管理在俄境外行動的特種兵。
  莫斯科有意重新恢復其在北極地區的軍事存在,並正在修複蘇聯時代的機場和港口,以參與保護重要的油氣資源和航道。2013年末,普京曾下令在俄羅斯北極地區建立一個新的戰略指揮部。
  與此同時,俄羅斯的裝備改良進展緩慢,軍方裝備大多是幾十年前的。專家們認為,曾經令人生畏的蘇聯海軍現在與海岸守衛部隊相差無幾。海軍所有的大型軍艦,包括旗艦(也是唯一的航母)“庫茲涅佐夫”號都是冷戰時期留下的。相比之下,美國有10艘航母而且每年建造多艘新軍艦。同樣,俄羅斯的空軍力量至少在短期內也是有限的。飛機製造商蘇霍伊集團正在開發多款新型先進戰機,包括第五代隱形戰鬥機(T-50)。但是某些機型的生產進展遲緩,目前俄空軍多數飛機還是上世紀80年代的產物。
  問題二:俄羅斯的核能力如何?
  軍事專家稱,俄羅斯龐大的核武庫仍然與美國不相上下,是該國殘留的唯一大國特征。莫斯科擁有1500枚安裝在已部署的洲際彈道導彈、潛艇及重型轟炸機上的戰略核彈頭。這些數字符合與美國簽署的、於2011年生效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此外據信俄羅斯擁有大約2000枚戰術核彈頭。
  由於在蘇聯崩潰後的很多年裡常規部隊一蹶不振,俄羅斯主要倚重於核威懾。1999年北約對南斯拉夫的轟炸加劇了克裡姆林宮對於美國為首的西方聯盟可能妨礙俄羅斯地區行動能力的擔心。莫斯科在2000年似乎降低了核門檻,允許用此類武器回擊大規模的常規攻擊。相比之下,蘇聯時代的原則是核武器只用來報複核攻擊。
  俄羅斯的核威懾大部分正在進行更新:一種新級別的彈道導彈潛艇即將入役;一些戰略轟炸機正在升級;俄羅斯還計劃在今後10年左右更換所有蘇聯時代的洲際彈道導彈。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載著“白楊-M”洲際彈道導彈的車輛經過紅場。
  問題三:俄羅斯的軍事預算如何?
  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稱,過去10年俄羅斯的軍事預算已經翻了一倍多,到2013年接近900億美元,僅低於中國1880億美元,(中國官方的統計數字約為1143美元——本網註)和美國6400億美元。2014年,俄羅斯耗資7000億美元的10年武器更新計劃剛好進行了一半,該計劃把重點放在戰略核武器、戰鬥機、軍艦和潛艇、防空、通信及情報等方面。
  但是分析人士稱,最近的軍費增加應該放在時代背景下來考慮。首先,俄羅斯軍費曾在上世紀90年代大幅減少,至今仍遠低於蘇聯時期水平。第二,俄羅斯的單兵軍費與美國及其許多盟國相比仍然只是它們的零頭。第三,防務業的高通脹以及俄羅斯特有的腐敗消耗了新劃撥的大部分資源。最後,俄羅斯的防務開支與可能劇烈波動的全球能源價格密切相關。許多分析人士人認為1991年蘇聯的崩潰與上世紀80年代石油價格下跌三分之二不無關係。
  問題四:是什麼推動了軍事改革?
  2008年與格魯吉亞的5日戰爭暴露了俄羅斯在指揮控制系統、裝備、武器及情報方面的重大缺陷,證明瞭俄羅斯臨戰大規模動員的陳舊軍事模式已經過時。在戰爭過後的幾周里,普京任命的強勢改革者、國防部部長阿納托利·謝爾久科夫重新要求軍隊進行長期改革,包括大量裁軍(從120萬減到100萬)、改進裝備以及把軍隊改組為能夠快速應對重大危機的專業軍隊。
  2013年末對這次改革狀況進行評估的專家們認為,改革缺乏戰略指導並且出現了重大的規劃失誤。他們預言今後幾年俄軍將面臨來自於人員、資金和採購等領域相關的若干挑戰。不過他們也承認,這一改革已取得長足進步。
  問題五:俄羅斯視什麼為威脅?
  俄羅斯領導人承認,現在幾乎不存在北約大規模入侵的威脅——這曾是冷戰時期的頭號威脅。但他們一再批評北約的東擴,包括其在歐洲各地建立彈道導彈防禦網絡的計劃。美國稱該系統只是為了防禦來自伊朗等“流氓”國家的有限導彈攻擊,但莫斯科相信該技術可以升級,並可能打破戰略核平衡。普京及俄軍事領導人還頻繁對敵方正在開發的常規精確打擊武器表達擔憂。
  莫斯科認為,所謂的顏色革命是美國及其盟國為瓦解俄羅斯地區影響而串聯組織的。但許多西方和俄羅斯分析人士認為,莫斯科對北約的擔心常常過了頭,從而分散了對於其南部周邊出現的更為現實的威脅(包括北高加索地區的叛亂)、武器擴散以及塔利班可能在阿富汗卷土重來的關註。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挪威空軍F-16戰機升空攔截飛越挪威海的俄羅斯圖-95轟炸機。
  問題六:俄羅斯的地區戰略目標是什麼?
  軍事現代化將使世界上幅員最大的國家(同時也是人口分佈最稀少的國家之一)更好地保衛其廣袤的國土和國家利益。但是烏克蘭和格魯吉亞的衝突加劇了人們對俄羅斯侵略的擔心,即普京可能單方面利用軍事力量保護俄羅斯的傳統勢力範圍。
  問題七:美國和北約的俄羅斯戰略是什麼?
  北約領導人正在重新評估歐洲、尤其是東歐的防務。俄羅斯吞併克裡米亞後,北約把在波羅的海國家上空巡邏的軍機數量增加了3倍(達16架),那裡出現的俄羅斯飛機的侵犯活動大幅增加。北約還宣佈組建新的快速反應部隊——約5000人的“高戰備聯合特遣部隊”。官員稱這支部隊將於2016年初具備戰鬥力,並將作為擁有1.3萬人的北約快速反應部隊的精銳組成部分。
  一些分析人士建議,北約應採取與冷戰時期戰略類似的遏制戰略。外交學會的軍事和防務戰略專家雅尼娜·戴維森認為,北約成員國需要準備應對俄羅斯在烏克蘭東部採用的那種游擊戰術。她撰文寫到:“北約必須考慮,如果這些武器精良、不佩戴標誌、身手類似於特種兵、很可能訓練有素的蒙面人出現在某個北約國家,比如分別有24%和27%的俄羅斯族的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並開始另一場令人恐怖的侵略,情況會怎麼樣。”
  與此同時,總部設在美國弗吉尼亞州的研究機構海軍分析中心(CNA)的俄羅斯軍事專家迪米特裡·戈連堡也認為,波羅的海國家政府應該提防俄羅斯的顛覆。他對外交學會網站說:“波羅的海國家和北約存在著把精力過度集中在加強軍事防禦上的危險,從而會忽視俄羅斯手中的非軍事手段,包括推動和資助歐盟懷疑主義政治運動,鼓勵極端組織實施暴力行動來製造混亂局面,以及利用信息戰強化少數民族人口中的反政府和反歐盟情緒。”(編譯/曹衛國)
  (2014-11-19 09:22:00)  (原標題:外媒:歐洲製造恐俄症 普京欲恢復俄在東歐影響力)
創作者介紹

wv88wvie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